大伙儿好像都趋向于十个字——受害者犯法,美化凶犯(受害者有罪论)

编辑日期:2021-05-10 22:11:41

要论近些年震惊全国各地的案子,迫不得已提北大学生弑母案子。终究,“北京大学”“弑母”这好多个词就足够挑起中国人的神经系统。每一个人都好奇心案子的关键点,猜想凶手的主观因素,并推论凶手的动向。在哪以后,在网上发生了一篇文章,尝试分析凶手吴谢宇的心里,强调他妈妈淡泊、不愿接纳亲朋好友协助、对小孩人生道路的掌控欲很强,并暗示着他会挑选弑母很有可能与她妈妈的性情和养育方法相关。

前几日,吴谢宇总算被抓捕,发表评论除开感叹“原先他还一直留到中国”“法网恢恢从恶如崩”以外,也是有很多人明确提出他的妈妈很有可能自身存有一些难题才会造成 他弑母,也有一部分人觉得它是“高智商犯罪优秀人才”“上得北京大学,下会做鸭,确实强大”。总而言之,大伙儿好像都趋向于十个字——受害者犯法,美化凶犯。

这类“受害者犯法论”实际上一直都存有。

例如校园内暴力,有很多人便会去质疑那一个被暴力者——“为何她们不欺压他人就欺负你?你是不是自身有什么问题?”一个女生被性侵,很有可能会出现很多人说,“你为何要在晚上一个人行走?你为何要穿那麼少?”一个沒有本质小黑点的明星被互联网暴力,很多人又说起,“为何无论好自身的死忠粉?粉絲个人行为超级偶像付钱,咎由自取。”

这实际上是人的本性的常见问题——大家见到一个受害者,第一念头通常是研究他是否一个坦坦荡荡的极致受害者,如果是,好像才非常值得为他击鼓鸣冤,下一场六月飞雪流星,要不是,就需要取回自身便宜的怜悯,乃至补上一句“若不是你当时怎样怎样,为什么会被暴力呢”。

殊不知,有一些暴力与罪孽,自身便是不公平正义的,将它增加于他人的身上,自身便是不正确的,不管受害者是不是清正、是不是完美无瑕,都不能为这类暴力寻找托词。我恶心想吐受害者犯法论,是由于即便 一些受害者经历过失,也决不能变成凶手辩驳和自以为是公平正义的托词。并不是仅有窦娥才有伸冤的支配权,并不是每一段滔天罪行都一定要往受害者的身上去找缘故。你自以为是你一直在以德服人,事实上,不对便是不对,暴力从不是公平正义,最少我那样觉得。受害者无需极致,施暴者不可美化——我眼中的自己的见解。